糟心的雷诺,十年首度亏损
2020-02-20 22:12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相对于大多数国民神车,雷诺在中国的品牌识别度并不算太高。2020年2月17日,雷诺汽车集团发布最新财报,2019年雷诺集团实现营业收入555.37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4204亿元),相比2018年的574.19亿欧元下滑3.3%,扣除汇率影响,收入下降2.7%。

利润大幅度下滑,2019年,雷诺集团营业利润为26.62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202亿元),比2018年8.82亿欧元大幅度减少,下滑幅度在29.5%;营业利润率为4.8%,低于上年的6.3%。雷诺集团全年净收入仅仅1900万欧元,相比2018年同期的34.51亿欧元,骤降了99.45%。

日产的业绩表现太差,直接影响了雷诺的利润,2019年关联公司对雷诺利润的贡献为-1.9亿欧元,在2018年为15.4亿欧元。其中日产2019年对雷诺利润的贡献由2018年的15.1亿欧元,降至了2.42亿欧元,同比锐减了84%,是雷诺利润大幅度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销量方面,2019年,雷诺集团全球累计销售汽车(包括乘用车和轻型商用车)375.4万辆,同比下滑3.4%;在新能源汽车市场,全球累计销量达62447辆,同比增长23.5%。

在表现本就不佳的中国市场,雷诺集团累计销售(包括乘用车和轻型商用车)17.96万辆,同比下滑了17.2%。

财报中提及亏损的原因包括与一些中国合资企业相关的费用,以及日产贡献的减少。而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雷诺自2010年以来的十年出现的首次年度亏损。

面对糟糕的市场,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德·德尔博斯(Clotilde Delbos)表示,自己相信重启与日产的联盟将有助于改善公司命运。他说:“高级管理团队的加强,(与日产)联盟的复兴以及新车型的成功,让我对我们带领集团扭亏为盈的能力充满信心。”

汽车行业整体大环境仍然不好,市场对此却并不乐观。

内忧外患,消减20亿成本“以振军心”

面对疲软的财报,雷诺代理首席执行官洛蒂尔德·德尔博斯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,“对雷诺集团和联盟而言,今年是艰难的一年。”他指出汽车行业整体下滑的大背景对雷诺造成冲击,而这一情况就“出现在我们面临内部困难的时候"。

震惊全球的卡洛斯·戈恩负罪潜逃事件,正影响着外界对雷诺的信心。2018年12月前日产总裁卡洛斯 · 戈恩在日本因金融违规行为被捕后离职一事。不过戈恩否认了指控,并在2019年12月底,上演一出“惊天大逃亡”,逃到黎巴嫩,在逃跑之前,他在日本面临审判。

“戈恩出逃事件”使得雷诺-日产联盟的关系开始紧张起来,连锁反应的导致了雷诺高层的变动。

日产汽车前任董事长戈恩出逃黎巴嫩以后,当时的雷诺CEO蒂埃里·博洛雷(Thierry Bollore)很快“被离职”。雷诺董事长让·多米尼克·塞纳德(Jean-Dominique Senard)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公开发言称,希望博洛雷能够让出雷诺CEO这个职位,因为博洛雷一直被视为戈恩的“亲密伙伴”,他曾在员工信中公开表示“全力支持戈恩”。

雷诺集团并没有选择支持雷恩,而是选择站在日产的一面。据日媒报道,日产汽车在今年2月份,再次对前董事长戈恩提出民事诉讼,要求他就多年来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赔偿约一百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6.3亿元)。

在本次财报发布会现场,雷诺高层反复强调已和戈恩划清了界限,并宣布2020年将重塑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的内部联系。2020年1月份,就宣布任命大众前高管卢卡·德·梅奥担任首席执行官,从2020年7月份起生效。

雷诺的自救办法显然不仅仅是和戈恩划清界限,以及更换CEO这么简单。德尔博斯表示,雷诺不能眼睁睁等着7月份新任首席执行官德·梅奥上任后再行动,决定提前启动降本措施。未来三年内,雷诺将削减20亿欧元结构性成本。雷诺将对所有业务进行“无禁忌”的评估,不排除后续裁员的可能。

据德尔博斯透露,更具体的目标将会在2020年5月份公布,同时公布的还有与日产的联合项目,对雷诺“重振”业绩这项大任而言,保障来自于日产的利润提成是非常关键的一个举措。

据资料显示,雷诺集团现持有日产汽车约43%的股份,是日产当下的第一大股东,日产汽车的利润贡献一直是雷诺集团重要一个收入来源。

但2019年,日产业绩表现却十分糟糕。销量方面,日产全球销量同比下跌了8.1%,至370万辆;其近日发布的财报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日产汽车的营收为7.5073万亿日元,同比跌幅为12.5%;经营利润为543亿日元,同比下跌82.7%;净利润为393亿日元,锐减87.6%。

这直接导致了2019年日产汽车对雷诺集团的利润贡献,从2018年的15.1亿欧元暴跌至2.42亿欧元,跌幅高达84%。,直接拉低了雷诺的利润率。

日产汽车对雷诺集团的影响远远不止于此。去年11月,日产曾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一份文件,称将取消每股40日元的派息,这也意味着雷诺集团将拿不到这项收入。

日产作为雷诺的一个重要的利润支柱,它的变动,为雷诺未来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
早在2019年5月,当日产汽车宣布将把股息从57日元降低至40日元时,就有分析师称雷诺集团的年收入将下降20%,三年内或将减少25亿美元;如果真的再出现派息削减或暂停,雷诺的收入减少或在数十亿美元的地步。

日产汽车的风波,只是雷诺集团业绩不尽人意的一个原因之一,2019年雷诺子公司的亏损也是一个原因,数据显示,旗下其他子公司对其利润贡献为-1.9亿欧元。

为了应对颓势,雷诺想要利用持续的裁员、关闭工厂并消减车型供应等手段,来开源节流。据雷诺CEO德尔博斯称:雷诺将推进一项计划,在三年内削减至少20亿欧元的结构性成本。同时将对在中国合资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,并探讨关闭工厂以控制成本。

2020年“雪上加霜”

对于雷诺来说,2020年拥有更多的不确定性。

据雷诺公司预测,在不计入重组费用之前,汽车业务的自由现金流将为正,并补充说,鉴于新的排放法规以及冠状病毒的潜在影响,欧洲市场的预期波动给公司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就像大家对这个立着的“棱形”车标很生疏,雷诺汽车在中国的销量并不好。2019年雷诺在中国累计销售销售只有近18万辆汽车,占其全球新车销售体量的5%,即使如此,还同比下滑了17.2%。雷诺执行副总裁缪尔格(Olivier Murguet)预计,2020年该公司在中国市场将继续出现销量下滑。

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,雷诺的中国合资公司东风雷诺的工厂位于武汉,因此处于停产状态,更是一个打击。

在2020年2月7日,雷诺汽车表示,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导致中国零部件供应链中断,其韩国子公司RSM将从2月11日起暂停釜山工厂四天的生产。由于地理位置更接近疫区,釜山工厂是受中国供应中断影响最严重的工厂,与此同时,釜山工厂目前生产日产Rogue SUV车型,雷诺正在与日产就零部件供应中断问题展开协商。

不只是中国,在欧洲很“畅销”的雷诺,在其他地区的销量一直不尽如人意。包括阿根廷、土耳其等多个国家,雷诺在2019年都表现得不好。因退出伊朗市场,造成雷诺业绩受到一定影响,即使欧洲这座雷诺的大本营,也出现不好的迹象。根据该公司预测,他们在欧洲和俄罗斯的销量也将下降约3%。

十年首次出现亏损是个坏消息,而这可能是雷诺坏消息的一个开始,才是雷诺未来最尴尬的一个窘境。

转型电气化能否力挽狂澜

坏消息不断的雷诺,希望通过转型电动化,来扭转困境。根据雷诺的官方信息显示,在2022年底,雷诺将会向市场推出三款全新的纯电车型,四款混合动力车型,以及两款插电混合动力车型。

就雷诺新能源车的表现来看,也许是其最好的一个方向。

根据新民网发布的数据显示,雷诺集团电动车的全球销量增长23.5%至 62447 辆。于2019年底发布的全新 ZOE 有望成为2020年电动车领域的旗舰产品。在轻型商用电动车领域,Kangoo Z.E.仍然是无可争议的领军者,销量增长19.2%至10,349辆。

在中国,雷诺在华首款电动车也已经上线——雷诺 e 诺,两个月内实现了 2658 辆的销量。而且得益于新产品的推出和新零售渠道的布局,四季度东风雷诺销量显著高于三季度,增幅大概在50%以上。

轻型商用车领域,雷诺销量增长了0.7%,创下一个销量新记录。一方面得益于雷诺在欧洲市场的亮眼表现,整体市场增幅2.8%的情况下,实现了3.6%的销量增长。另外,雷诺Pro +再次保持了欧洲厢式货车、轻型商用车及电动轻型商用车市场的领导地位,也是一个大原因。

俄罗斯市场雷诺以 29% 的市场份额成为重要的汽车品牌,市场占比上升了 1.4 个百分点。

巴西市场得益于Kwid的良好业绩,雷诺在该市场的份额竟达到了创纪录的9%(增加0.3个百分点),销量增长了11.3%至239174辆。

印度的表现也在发力,雷诺成为该市场2019年乘用车领域唯一取得进展的品牌,在市场整体缩减 11.3%的情况下,销量竟然增长了7.9%,不得不说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。主要因为Triber的成功发布和全新Kwid在该市场的成功。市场份额达到了2.5%,较2018年增长了0.45个百分点。

除了这些国家外,雷诺在非洲、土耳其、哥伦比亚和罗马尼亚市场也占据着领导地位。随着Twingo Z.E.的发布以及新款E-Tech 混合动力和插电式混合动力产品的部署,为雷诺带来不少好的消息,2020年汽车电动化上的能否成功,决定着雷诺的未来。

不过,电动汽车在消费者中接受度还存在一定的问题,而且作为一个同奔驰同时期成立的一家汽车制造厂商,想要全面转型,将面临着高昂的投资成本。在当下风波不断的情况下,这种转型,也将为雷诺带来非常多的潜在风险。

就以中国而言,2019年雷诺在华推出了电动车——雷诺e诺(在2021—2022年推出的欧洲产品计划中的一款纯电动城市代步车,就是基于雷诺e诺的基础上)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雷诺e诺在华的月销量不足千辆,这个销量对于雷诺整体的提升非常有限。而且,这款车型售价并不高,虽然能够在开辟一定的市场,可能够给雷诺带来的实际价值并不高。

而且,新能源汽车中国市场占比都不到10%,全球的影响力更小。

因为戈恩的外逃,致使有着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,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内部出现了混乱,2020年一开局,雷诺就面临着非常糟糕的境遇。电气化转型会否获得理想中的成功?这个联盟如何解决戈恩带来的裂缝?欧洲大本营市场如何重振?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市场如何实现扩张?等等,都是雷诺当下亟待解决的难题,决定着这家老牌汽车帝国在2020年能否挽回颜面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